从有到冇——良秀个展

良秀/尽头的火

为何我总是想象着一团火?以及,为何是黑夜?……这个世界仅以固态般的风景出现在我的面前,如同塑料般的光泽。尽管这对于我的身体与感知来说并非好的预兆,但我也可说,这正是我持续拍摄照片的确切缘由……

  (中平卓马,《对风景的反抗:我永恒凝视尽头的火。。。》,东京,1970年)

中平卓马曾是极具影响力的日本先锋杂志《挑衅》的创始成员,这本杂志集结了一批在日本1960年代末以摄影图像的价值和使用为核心问题的艺术家和作家。作为一位颇具天分的摄影师和评论家,中平卓马长期艰深地思考关于拍摄照片背后的动机、以及摄影与电影图像对于观者以及他们所处的世界的效力等问题。他对于尽头或社会边缘等概念同挑衅群体的艺术家们(比如他自己以及森山大道等)相一致,试图在更为极限的方向上推动他们的视觉语言。彼时的日本仍处在一片混乱之中,学生抗议、反主流文化以及美国流行文化持续带来的影响(包括正面和负面的)统统作用于当时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和思想家们。但挑衅群体的回应方式从未像他们同辈那样过分的政治化,比如走上街头去记录那些动荡不安。相反,他们试图扰动那种他们所处世界自身被观看和理解的方法。

良秀并非出生在中平卓马和森山大道共同挑衅日本社会的那种年代。然而,她为自身获得认知的中国当下,同那一(日本)前卫运动时期和语境仍有着关键性的联结。例如,在《挑衅》的“Eros”(爱神)那一期中,森山大道拍摄了他最早的(也是最为著名的)裸照:虚晃、失焦、亲密,却又好似女性身体献祭于相机镜头的圣坛般的观念再现——图像言说着暧昧的效果而非解剖学式的精确计量,也由此,这些图像作为结果同爱神产生着有效关联。在良秀这些仍在进行的作品中,我们同样通过其另类(alternative)视角,寻找到了一种充满力量和令人信服的声音:这位年轻女性出生在的社会,仍未全然接受关于个人以及创作的自由,尽管这样的自由对于别处来说被当成理所当然之事;可供争辩地,相似的情况曾在1960年代末的日本演变。

良秀的作品呈供了艺术家本人的身体以及她即刻的凝视:在一个俨然是当下世界中最强有力的政治经济体的社会中,于社会边缘燃烧着的火焰,但不论是在当下还是刚刚过去的时刻,却也持续面临着关于平等、性别、艺术家身份的基本考验。她的实践也包含着任航(任航曾受到诗人以及剧场先锋寺山修司(森山大道最早的合作者之一)的直接影响。)般激烈的行为修辞,以及可在同代日本先锋群体中发现的黑暗而另类的青年视觉。但除了这些表面上的比照之外,正如任航以其自我的方式,良秀无疑并全然是一位中国艺术家。在他们共同所处的社会位置中,这两位令人信服且具有启发性的艺术家立刻具备了象征意味却又处于边缘的地位。

为什么,中平卓马曾问,我总是想象着一团火?作为对这一问题的回应,我们或许也可问道,为何良秀将自我比作这一最为危险却又迷人的元素:(火)激发着光芒、色彩、热量、危险、生命、死亡、纯化以及重生。对中平卓马来说,火似乎是给予他的身体和感知无限吸引力的源泉;某种无法将其目光挪移开来之物:或许比良秀称之为具形之物更为真实。我们也可说,这也是良秀多数作品中的真实,它迫使我们去看、去想以及重新思考,我们对于当下中国新一代艺术家中燃烧着的野火的成见与假设。

——西蒙·贝克

巴黎欧洲摄影博物馆馆长



新闻

新闻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非常荣幸能和⽡尔特收藏中⼼ (The Walther Collection) 合作举办 “⽇复⼀⽇:荣荣与北京东村”展览。此次展览包括了荣荣从1993年到1998年在北京东村拍摄的四⼗余张重要作品,全⾯展⽰了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史⼀颗不可磨灭的陨⽯」的北京东村。
+
订 阅 邮 件
实时更新画廊展讯,新闻和活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