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日本摄影与珂罗版
发布时间:2020-06-24
2019.12.14-2020.5.31|日本摄影与珂罗版


日本摄影与珂罗版


联合主办: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京都便利堂

开幕式:2019年12月14日 14:00

展期:2019年12月14日 – 2020年5月31日

工作坊:2019年12月14日-15日

地点: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艺术商店

(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55A)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即将荣幸与京都便利堂联合主办“日本摄影与珂罗版展览”,本次展览将呈现由京都便利堂制作的包括深濑昌久、山本昌男、须田一政和安井仲治4位日本摄影大师的38件珂罗版作品,其中包括深濑昌久享誉世界的《鸦》、《家族》以及须田一政《物草拾遗》等珂罗版作品。

 

珂罗版印刷工艺于1869年发明于欧洲,它融合了摄影和平版印刷技术,能细致地表现原作的浓淡层次,颜色光暗差别,因此作品层次丰富,非常适合艺术作品的复刻。珂罗版工艺在19世纪末从欧洲传到日本并被广泛地接纳和传播,但随着胶版印刷等新工艺的蓬勃发展,从1970年开始珂罗版印刷日渐式微,目前全世界仅剩中国、日本和德国三个国家依旧保留和传承着这项工艺。




参展艺术家介绍

 

深濑昌久

 

1934年2月25日生于日本北海道,日本战后摄影的重要人物之一,于20世纪70年代与细江英公、森山大道等人一同设立了workshop摄影学校,其代表作包括《游戏》、《洋子》、《鸦》、《家族》等系列。《鸟景》是深濑昌久享誉世界的《鸦》的彩色作品,荒木经惟曾说:“深濑的鸟,就是深濑自己的化身,他教会了我,摄影也是一种叹息。”

深濑昌久《烏景》 Raven Scenes 005,彩色珂罗版作品


山本昌男

 

1957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最初学习油画,80年代涉足摄影界,是继森山大道、荒木经惟之后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日本摄影师之一。他以小帧照片闻名于世,通过这种方式来说明每个碎片如何成为宏大现实的一部分。他模糊了摄影和油画之间的界限,有时在照片上画画、染上颜色或茶水,有时则撕开照片。他富有禅意的作品和生活方式也弥漫着东方特有的哲学和美学气息。“ 我活着,每一天。感受着所有的细节和琐碎,并且尝试将它们置于欣赏的位置。也许这就是我生活的美学,摄影是我生命基本元素,和吃饭睡觉一样,因此这种美学也作用于我的摄影…通过寻找美,产生了生活里的乐趣。”

山本昌男彩色珂罗版作品


须田一政

 

须田一政,出生于1940年,被西方媒体誉为“被低估的日本摄影大师”,与荒木经惟、森山大道等人同代并行。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旅行中拍摄完成的,其镜头中出现的旅人、向日葵、老人、孩子等,都是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常态”,但观者却往往能从这些影像中可以感受到一个气氛独特的“场”,大辻清司则评论其作品具有独特的“偏差感”,他认为须田的摄影建立了更为现实的、具体的视点,同时具备着某着异样气氛。无论是拍摄人、事物、自然,只要是经过须田镜头窥视的事物,最后都成为一样。

须田一政《富山・八尾 民謡山河》系列 Yatsuo Toyama from Minyo Sanga,珂罗版作品


安井仲治

 

战前的摄影界现实主义摄影的先驱者,他将照相机称之为“我的生命”,并将其聚焦于他的目之所及。安井仲治尝试着不同的表现风格以及可能的技巧,包括30年代的染料印制,抓拍、新现实主义、结构主义、新闻报道、中途曝光、超现实主义乃至抽象的风格。安井仲治从日常生活的碎片中艺术地提炼出具有力量的象征性符号,他的作品曾影响了很多日本战后的摄影大师。日本纪实摄影大师土门拳将其誉为“举世无双的先锋”。

安井仲治小型珂罗版作品集《安井仲治的映像世界》




关于京都便利堂

 

1887年创业于京都的便利堂,于1905年开始专门研究珂罗版高级印刷工艺,把传统的职人技术保存发展至今,已制作和复制了2,500项以上的日本国宝级艺术品。作为世界上最后一处彩色珂罗版印刷工艺的公司,京都便利堂向现代的艺术家提供跟印刷工艺大师合作的机会,共同制作艺术作品和作品集,致力让这种传统工艺继续发展下去。

 

珂罗版的制作工艺可大致分为四道工序:修版、晒版、显影、印刷。在磨砂玻璃上,涂上一层薄的硅酸钠为基底,再涂明胶和重铬酸盐,干燥后形成感光膜,和接触曝光,在光照下,感光膜产生不同的硬化反映,制成印版。再通过采用水墨相斥的着墨原理用无网点印刷的方式,进行印刷。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2020 | 行望山河